<track id="dbb7b"></track>

    <address id="dbb7b"></address>

      <big id="dbb7b"></big>
      <big id="dbb7b"></big>

      <pre id="dbb7b"></pre>

      <pre id="dbb7b"></pre><pre id="dbb7b"><ruby id="dbb7b"><ol id="dbb7b"></ol></ruby></pre>

      景區概況

      游記:居庸古道上的歲月流響

      來源:北京日報      時間:16-02-19      作者:楊乃運

        車轍
        我忘不了一個初游居庸關的同伴看到云臺下車轍時的那種震驚亢奮的表情。10年前,我第一次看到時和他的反應一樣。
        車轍像小溝,一共四條,每條都寬過一拃,深淺不等,但都深過八九厘米。若是硬土、三合土上的小溝,沒有誰會驚奇,它們是石板上的小溝。云臺券門洞下鋪的全是石板,石板已無一塊是平整的,有棱有角的,它們碎裂了,碎裂成不均等的塊面,每個塊面的邊角都是圓腴的,線條柔柔的,深嵌在石板里的轍溝凹槽也是圓腴的。那不是硬鑿鑿出來的,而是軟磨磨出來的。多少歲月,多少車騎,多少腳步才能把堅硬的石頭磨成這樣?
        
      時間可以推斷。云臺原是過街塔的塔基。過街塔興建于元至二年至元至正五年,也就是公元1342年至1345年。元至正五年塔下的券門洞內石板路可以通行了的話,至今663年。實際上,解放后過街塔已不會通車了,作為道路,它的使用年限應該是六百年多一點兒或將近六百年。一幅民國時期的居庸關照片證明,直到拍這幅照片時,它都是居庸關關城內惟一的通道。五百多年會被磨成如此模樣,它的承重量該是多少?那是能夠計算出來的嗎?
        在我的記憶里,云臺券門洞下的路一直被掩埋著,直到1993至1998年居庸關關城修繕過程中才重見天日。它告訴我兩個信息,一個是云臺券門洞下的石板路是與居庸關古道相連的,是居庸古道的一部分。一個信息是,這條古道上的行走超出臆想的繁忙。
        都說古道是冷寂的,遠離人間煙火。居庸古道不是,至少是在元末以后不是。
        古道的車轍里滿儲著歲月的流響。
        歲月這把無形的刻刀,刻載在路石上的都是什么?


        皇帝的隊伍
        隨手翻閱詠居庸關詩,翻到了李懋的《北征》。這是詩人于明永樂二十一年(1423年)七月,以翰林侍讀的身份“扈從”明成祖朱棣北征時做的。詩中有“初日照大營,百里戈戟攢”的句子;实塾H征的這支隊伍,一拉就是百里,那是何等之長,何等之眾的隊伍哇!詩中可能有夸張,百里只是個虛數,但絕對浩浩蕩蕩,他們都要從云臺券門洞中過。
        明代的皇帝們有些常出居庸關,不是去打仗就是去巡邊,或者去狩獵。每次出入都龍旗鳳輦、笳聲簫鼓、羽簇雕弓,前呼后擁,馬蹄聲聲,車輪滾滾。出行的場面,金幼孜于明永樂十二年隨駕北巡的《發龍虎臺度居庸》詩,描繪得更詳盡一些!扒败囎桦U塞,后乘扼要沖。緩轡出蒼峽,歇馬臨高峰!薄靶行谐鲫P塞,渺渺凌朔風。天威振萬里,虎士鷹前峰!
        清圣祖愛新覺羅·玄燁三次進出居庸關。他是去平定準葛爾部首領葛爾丹的叛亂。帶了多少大軍史書當有載。出入居庸關,他都有詩。得勝班師《入居庸關》的詩,可以看出他得意的心情:“始和羽騎出重關,風動南熏整旆還。凱奏捷書傳朔塞,歡聲喜氣滿人寰……”
        平叛用兵,兵力不會小,何況是皇帝親征!
        清高宗愛新覺羅·弘歷經居庸關北上,雖不是去打仗,陣容也是相當可觀的。
        日常軍隊的調動,發生戰爭時,幾萬幾十萬大軍要出入居庸關,狹窄的居庸古道都得默默承受。


        歷史的見證
        居庸古道在關溝峽谷內。
        古道形成的時間,要比設關的時間遠得多,很可能三皇五帝時就有了。居庸塞是太行山九塞之一,是塞北與中原往來的重要孔道。遼建五京,北京成為南京(也稱燕京)。公元1122年,金兵進攻居庸關,遼主棄關出逃,守將出降。元世祖忽必烈建大都城,當時的北京成為政治、文化中心,居庸古道就一代比一代熱鬧起來。它是出北京奔上京的必經之路。公元1125年,金占領燕京,1151年遷都燕京,1153年改燕京為中都,定為國都,直到元取代金,為方便赴上京開平避暑,忽必烈在虎峪龍虎臺建了行宮。大駕巡幸的氣勢,乃賢有詩:“千官候嗚蹕,萬騎如飛龍!币院笤瘹v代皇帝北上避暑已成成例,到元順帝時,敕命大丞相阿魯圖等在居庸關內長坡店建過街塔一座,并在其北側建大寶相永明寺;实墼傺残,就不住龍虎臺行宮而住永明寺了。永明寶相寺宮殿非常壯麗,有三塔跨于通衢,車騎皆過其下(見乃賢《居庸關》詩自注),元順帝喜歡這個地方,每過居庸關都要此駐蹕。不過時隔僅二十幾年,元朝這位末代皇帝的御輦在居庸古道已奏出的是吱吱呀呀凄清孤冷的挽歌。他從居庸關出逃時未見一兵一卒的守護。

        居庸古道接納的最狼狽的帝國領導人是慈禧太后。公元1900年八國聯軍兵臨北京城下,太后一身粗布夏衣褲褂,一頭麻姑髻,漢族老婦人一樣,帶著打扮成小伙計模樣的光緒皇帝和皇后瑾妃等乘上雇來的三輛騾車出逃北京,騾車拉開距離,沒有扈從,只有趕車的車夫。入居庸關時雷雨交加,雨像潑水一樣,路黏得沾腳。老太后在關城兵營打了尖,混跡于散兵游勇中,奔岔道城,奔榆林堡……奔太原奔西安而去了。居庸北關關城內路旁的望京石,因她立石回首京城的愴然一望而成勝跡。


        特色的風景
        居庸古道閱歷和見證的并不都是戰爭、戰亂、皇帝的威嚴、龍行儀仗的隆奢、帝國的榮辱興衰,更見證了北方各民族經濟、文化的交融和發展。居庸塞雖然離北京很近,它大體上仍是一個分水嶺,氣候的分水嶺,生產、生存方式的分水嶺,文化的分水嶺,北方各民族間的交流是頻繁的,這種交流造成了關塞的繁榮。
        居庸關是軍事的咽喉,也是貿易的通道,它把中原塞外、農耕游牧各民族緊密地聯系在一起,非戰爭時期,過往的車輛馬匹多是商旅。
        有兩幅歷史照片,我看了很吃驚。一幅是云臺和國計坊之間的舊貌,一幅是商街。它們展示出的和我的揣想非常吻合,所有的空間都被建筑和街市占據著,留給古道的空間很有限。其實,到過居庸關關城的人都知道,那里寬闊得足夠建一座山中小城。事實上,歷史上的長坡店就是一座人口稠密經濟發達商貿繁華的小城。
        居庸古道上的繁榮,只是小農經濟的繁榮,過街塔下的車轍可以為證。你瞧那轍溝,上寬下窄,斜著往里凹,凹進去又那么深,不是車認死道是軋不出來的,前面的車這樣走,后面的車便這樣走,車轱轆,有木制的,有包鐵皮的,釘了鐵釘的,這些種車輻面都不寬,轱轆也不寬,勁往一個地方吃,吃出深度來,卻吃不出寬度。漫長時光中,一個小農時代發生的種種切切,是也好,非也罷,興也好,衰也好,都已成為過去,成為歷史,石板路和石板路上的轍溝,則成為歷史留給我們的一道特色的風景,它引我們探索,深思和感悟

      呦交在线精品,动漫美女被虐无遮挡网站,99久久国产精品免费热7788
      <track id="dbb7b"></track>

        <address id="dbb7b"></address>

          <big id="dbb7b"></big>
          <big id="dbb7b"></big>

          <pre id="dbb7b"></pre>

          <pre id="dbb7b"></pre><pre id="dbb7b"><ruby id="dbb7b"><ol id="dbb7b"></ol></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