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bb7b"></track>

    <address id="dbb7b"></address>

      <big id="dbb7b"></big>
      <big id="dbb7b"></big>

      <pre id="dbb7b"></pre>

      <pre id="dbb7b"></pre><pre id="dbb7b"><ruby id="dbb7b"><ol id="dbb7b"></ol></ruby></pre>

      景區概況

      明朝祭祀制度——躬祭

      來源:      時間:20-04-29      作者:


         陵寢祭祀是我國古代社會用以推崇帝王權力,維護統治 秩序的一種禮制性活動。它不僅是古代神權、族權觀念的反映,尤其又是皇權觀念的體現;它不但是我國古代原始宗教迷信思想的淀積,而且又是忠、孝、節、義等儒家政治思想觀念的凝聚。因此,明清兩代對天壽山陵寢的祭祀,均有明確的禮制規定,并且延續到了民國初年。

         據《太常續考》所記,明朝的祭祀活動分為三等!按蠹涝惶斓、宗廟、社稷、陵寢;中祭曰朝日、夕月、太歲、帝王、先師、先農、旗纛;小祀曰后、妃、嬪、太子、王妃、公主及夫人,曰三皇,曰先醫,曰五祀,曰司火,曰都城隍,曰東岳,曰京倉……”。陵寢祭祀屬于朝廷的大祀活動,且是祭祀本朝帝王的活動,所以不僅祭祀的次數多,而且禮儀規定也十分詳明。

        明朝時的陵寢祭祀活動主要有兩種形式。一種是朝廷按節序派遣官員到陵園祭祀,簡稱為“遣祭”;另一種是皇帝在某節親赴山陵行禮,簡稱為“躬祭”。

         躬祭

         躬祭,即皇帝親赴陵園祭祀行禮。明朝時皇帝躬祭陵園。

         禮儀更為繁瑣!短@m考》卷四記萬歷八年清明節神宗及皇太后、后妃的陵祭禮儀是:"十四日……質明,行春祭禮。上具青袍奉兩宮皇太后,率后妃乘輿至長陵門外東降輿,兩宮皇太后、后妃于陵殿左右設障屏少待。導駕官導上至殿左門外。典儀唱:‘執事官各司其事。'內贊對引官,導上至拜位。奏就位,奏詣前,內贊導上至香案前。奏上香,上三上香。跪訖,奏復位,奏四拜(傳贊百官同)。典儀唱奠帛,行初獻禮。'內贊導上至御案前。奏獻帛,訖,導上至成祖文皇帝御座前。奏獻爵, 訖,導上至仁孝文皇后御座前。奏獻爵,訖,奏復位,奏跪(傳贊眾官皆跪)。贊讀祝,訖,奏復位,奏跪(傳贊眾官皆跪)。贊讀祝,訖,奏俯、俯、伏、興、平身(傳贊百官同)。典儀唱亞獻禮、終獻禮,執爵者代獻。訖,內贊奏四拜(傳贊百官同)。典儀唱:‘讀祝官,捧祝,進帛捧帛,各詣燎位。'上退拜位之東,捧祝帛官出殿門。內贊奏禮畢(傳贊百官同)。祭畢,百官先詣永陵候駕,執事官撤牲設酒果脯醢。上奉兩宮皇太后率后妃入。女官奏,就位,行四拜禮,奏上香,女官捧香,皇太后三上香。訖,奏復位、脆,皇太后跪,后妃皆脆,上跪于皇太后之左。讀辭跪于上后,讀訖,奏興、四拜,禮畢,出,次詣永陵、昭陵行禮俱如長陵儀,皇太后率后妃行禮亦如長陵儀。"另據《明神宗實錄》卷一三三記,嘉靖十五年(1536年)世宗謁陵,長陵特上香八拜,萬歷十一年(1583年)二月神宗親詣天壽山九陵行禮,也遵世宗更定禮節,長、永、昭三陵上香八拜,并且在行初獻禮時親自奠帛,其余六陵雖由執事官代獻吊爵,但仍躬親上香四拜?傊,皇帝躬親渴陵行禮的禮儀要比遣官行禮繁瑣得多。

         祭品的豐盛程度也大大超過了遣官祭陵。仍以萬歷八年(1580年)三月神宗躬親謁陵為例,太常寺出庫的祭祀物品情況是:"香,除正祭外,備大山降香八斤八炷、速香八斤八炷,小山降香二斤二炷、速香二斤二炷;燭,除正祭外備 大山八兩燭十六支、四兩燭三十四支、一兩燭五十支,小山備八兩燭八支、四兩燭十支、二兩燭二十支、一兩燭(數量缺);帛,除正祭外,備大山奉先帛十六段、禮神帛八段,素帛十段,小山奉先帛四段、禮神帛二段,素帛四段;牲,除正祭外,備大山牛三只、豬五只、北羊五只、兔六只,小山備牛二只、豬五只、北羊二只、鹿一只、兔二只;果,除正祭外,備大山粗果八壇、細果四壇,小山備粗果二壇,細果三壇;酒,除正祭外,備大山八瓶、小山備六瓶。

         祝文的寫法也與遣祭時有所不同。例如,崇禎皇帝躬祭長陵時,其祝文的寫法是:"維崇禎年歲次 月 日,孝玄孫嗣皇帝(御名)謹昭告于成祖啟天弘道高明肇運圣武神功純仁至孝文皇帝、仁孝慈懿誠明莊獻配天齊圣文皇后曰玄孫仰荷天眷祖德,承嗣圣基,茲屆清明,謹以牲帛醴齊躬叩陵下,用伸追感之誠。伏惟圣慈俯垂,昭鑒尚享。

         明朝時,除了上述遣祭、躬祭兩種陵祭形式外,還有由守陵內臣負責舉行的,未列入朝廷祀典的“陵祭”活動。這些"陵祭"活動的具體禮儀雖不能詳知,但其祭享的大致內容仍可憑藉文獻記載得到了解。

         《明世宗實錄》卷十五記"嘉靖元年六月……庚子,康陵神宮監太監劉討天壽山空地并九龍池菜園,栽種果菜,以備四時供獻,命戶部給之。"又,《欽定日下舊聞考》卷一 百三十七《京畿》載有明朱國祚的《恭謁慶陵》詩,詩中也有."白浮村下園宮近,未夏雕盤已薦瓜"的說法。另外,張偉仁主編的《明清檔案》中輯有順治元年〈1644年〉八月二十七日戶部尚書英古代的奏章,在講到明陵土地時也說:"照得明朝長陵等衛陵寢暨各王墳共貳拾肆處,撥給地土扈從,征收錢糧,以備香火蒸嘗之需,均屬神宮監斂收支銷。"由此可見,明朝時天壽山各陵是存在著一種與皇宮內奉先殿中"四序薦新"相類似的祭享禮儀的。

         又,《明世宗實錄》卷三六九記,嘉靖三十年(1551年)正月,戶科給事中何光裕奉詔清理陵衛軍士,曾條上《護衛陵寢事宜》,其中有"祛積弊"一條。謂"神宮監以司香而設,八衛官軍以衛護而設,非以官軍屬該監,充內臣役使也。乃今自占役外,復令以納月錢及巧立抬燈、進果等項名色,多方科派,少有齟齬,即于朝陵朔望日點卯捆打,或誣以失誤。朝陵參奏宜行禁革,自后朔望朝陵,止令參將官糾飭怠肆,內臣毋得干預,假借凌虐"。據此可知,明朝時天壽山各陵還有內臣主持的"朔望朝陵"之舉。

      呦交在线精品,动漫美女被虐无遮挡网站,99久久国产精品免费热7788
      <track id="dbb7b"></track>

        <address id="dbb7b"></address>

          <big id="dbb7b"></big>
          <big id="dbb7b"></big>

          <pre id="dbb7b"></pre>

          <pre id="dbb7b"></pre><pre id="dbb7b"><ruby id="dbb7b"><ol id="dbb7b"></ol></ruby></pre>